•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老色哥68ssw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3 13:14:47

老色哥68ssw

“鸡?**也得有资本才行。”他像是被逗笑般勾了勾唇,伸手从兜里摸出盒香烟。 我明白过来,尴尬地挠着头发

“鸡?**也得有资本才行

”他像是被逗笑般勾了勾唇,伸手从兜里摸出盒香烟

我明白过来,尴尬地挠着头发:“喔,你是想抽烟啊,不着急,抽吧

” 他猛烈吸了几口,一口白烟吐过来,凉薄的语气又透出些许沉稳:“有个词我很好奇

”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 他似乎思索了一下才问出来:“活活引产的意思是……” 我心口一痛,躲开他的眼神不肯说话

他倒是没再问,掏出手机按了几下,盯着屏幕低低念道:“引产手术全过程是用药物使胎儿在……” 我怔住的同时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他指尖的半根烟似乎没了再抽的兴致被丢出窗外

车子重新启动,我不希望气氛变得尴尬就笑着问道:“哦对,你帮了我,可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 他扫我一眼答:“我姓江

” “江什么?” 不近不远的距离间被短暂的沉默横得有些飘忽,以为他不会回答了,转头时又听他补了句:“辞云

江辞云

” “好,我记住了,哪天我们再遇上就请你吃饭

”我说

之后的一路江辞云没有再说什么话,他送我到小区车就一溜烟的绝尘而去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瘸着腿往里小区里头走

没进家门电话就响了,沈茵打的

我俩是高中同学,好几次我爸医药费接不上的时候全靠她帮我

沈茵在电话那头声音不太对:“小颖,你现在能过来一趟吗?” “怎……怎么了?”我急了

沈茵是个典型的御姐,嘴巴像把刀,做事风风火火的,认识她到现在从没听她说话带着哭腔

“宋融和别的女人在酒吧里抱一块来着,你陪我去抓奸好不好,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

”沈茵停顿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全

宋融是个富二代,读书那会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全学校的人都知道宋融无所不用其极地追一个叫沈茵的小太妹

他们在一起八年感情一直挺稳定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难怪沈茵这种性子的人也受不了

“好,你在哪,我陪你

”我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瘸着腿掉头打车

沈茵在电话里说,有人说宋融在一间新开的酒吧里和新欢厮混,可她站在门口没看见宋融的车,又担心一个人进去顾不过来反而让他们跑了,打了一圈电话睡了的睡了,关机的关机,只能找上了我

“行,你别急,在门口等我

” 司机师傅开的飞快,才二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沈茵穿着黑色皮衣和短裤,头发绑成了马尾,看架势今儿要真被她逮着了可能要干架

她眼泪汪汪的,嘴巴还是犀利得要命:“唐颖,腿怎么瘸了?你要早说成了铁拐李我就不让你过来了

” “没瘸,就崴了一下,不怎么疼了

走,进去了我帮着你一块找

” 我俩进了酒吧一人一边找着宋融,走了一圈都没找到,后来沈茵打电话给那个递消息的人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宋融只是喝多了,手机没电,这会在家里躺着呢

“艹她妈的,这种玩笑能乱开么?他妈有病!我看他得整脑子去

”沈茵点一支烟抽着,咬牙切齿的

我忍不住笑:“你挺紧张宋融的

” 沈茵翻记白眼,死鸭子嘴硬:“谁紧张了,紧张个屁

小颖,来都来了要不陪我喝几杯吧

” “我不会喝酒,你知道的

”我家教挺严的,别说是喝酒,和陆励结婚之前还有门禁,所以除了陆励之外我没交过别的男人

沈茵捏捏我的脸:“你说你打小到大都不知道酒啥滋味,外星人啊你?人总要尝试一下

保不准你酒量遗传你爸比我还强

再说一个女孩子家会喝酒没坏处,关键时刻还防色狼呢

” “可我真……” “就这么定

”沈茵打了个响指,开口就是两打哈啤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喝着,跳着

在这里,城市似乎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有的只是一个个放纵的灵魂和抚慰寂寞的身体

起初还觉得啤酒的味道有点奇怪,没想越喝越来感觉,头虽然晕晕的,心里其实挺畅快

但是只有自己明白畅快的根本就不是喝酒,而是今天陆励看我时眼里的震惊和江辞云帮我出气的感觉,通通都让人爽到心里

一杯,两杯,很多杯…… 酒精不但混淆着视觉,也一点一点侵袭着大脑

我穿过黑压压的人群晃晃悠悠的上完厕所却迷失了方向,随意一瞥,目光却再难移开 江辞云坐在最角落的卡座里,他左右手搂着身材火辣的女人,身边还有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英俊男人

幽暗的光线下,江辞云忽然抬起头,那双眸子极黑极亮,我俩视线就这么给撞上了

他朋友可能注意到我们的眼神交汇,忽然走过来把我拉到他身边

我没站稳往江辞云身上撞去,他不动声色地抱住我,无声无息,像是连衣服摩擦的声音都没有

他眯着眼睛:“要是没记错,你说不经常来这种地方是么?”拉我过来的男人指指我,指指江辞云,声音略显茫然:“你们之前就认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江辞云的手臂很快就抽走了,如同刚刚抱住我的那个动作从来就没有发生

男人拿啤酒瓶当话筒扭着腰唱起来:“以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 “滚蛋

”江辞云没再理他,盯着我问:“明明送你回家了,为什么你会在这?” “我……我是因为……”想想好像也没有和他解释的必要,他对我来说依然只是个陌生人,以至于我最终选择了沉默

江辞云没有理会这番糟糕的回答,递来一杯酒放我面前,低低地说:“既然出来了,玩点刺激的

” “刺激?的?”我神智是有点恍惚,胆子也比平时大了很多,可脑袋多少还是灵清的,比起之前送我回家那会,现在的江辞云显得并不友善

烟雾在他指尖升腾出一条白白的线,扩大,散开

“辞云啊,原来你喜欢熟女,真他妈看不出来

口味还挺重啊

”说话的男人是和江辞云一道的,长得有点痞打扮还很新潮,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一侧挑着,看上去就更坏了

“我和她,不熟

”江辞云掐灭烟蒂冷笑几声:“不过严靳,你觉得什么女人才适合我?” “至少也得是天仙啊,大家闺秀?”严靳耸肩

他顿了几秒说:“以后万一我碰上真心喜欢的,随便她是什么都可以

如果我不喜欢,她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也和我没关系

” 被江辞云轻描淡写间的气场怔住的同时,我知道了他朋友的名字——严靳

严靳连推着手:“得,算我多嘴还不行么

今晚咱不弄虚的,还是喝起来实在

”一个啤酒瓶直接竖在我面前:“姑娘,瞧着你就是能喝的,先吹个呗

” 我摇晃地站起来,摆着手说:“我得回家了,再喝,再喝肯定都走不动道了

” 严靳先是一脸茫然,随后痞性地笑起来:“辞云啊,她说要走?让走不让走?” 江辞云倒是没阻拦,要命的是我才刚站起来沈茵却拿着包找来了

她手里夹着半根烟说:“行啊你小颖,和帅哥喝酒都不叫我,不仗义

嗝,我说怎么上个厕所人都尿没了,原来在这在这钓男人呢

” 沈茵说话一直就糙,酒一上头就更加,只是这后半句在江辞云面前出来我竟觉得有点难堪

她一屁股坐下,我太阳穴立马涨涨的,拽住她胳膊死命往上拖:“别

宋融知道就完了,我们……我们走吧

” 沈茵不以为然地甩手:“就喝喝酒又不干什么

再说光咱俩人在酒吧喝酒多没劲,喝酒……喝酒当然和男人喝才更有感觉

” 江辞云的朋友笑着对沈茵说:“就是,喝喝酒怕什么

美女,你朋友好像不太敢

” 沈茵搂住我,翘起大拇指胡说八道:“不敢?我可告你们啊,我朋友唐颖,嗝,酒神来的!小心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 吹牛逼也得看情况,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恨不能一头撞死

偏生江辞云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喔?酒神来的?”我胡乱摆着手

江辞云大手一挥,把之前在卡座上的两个坐台小姐都赶走了

沈茵和严靳打得火热,又是划拳又是玩骰盅,酒上头她倔得和牛似的怎么都不肯走,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只能硬着头皮留下

江辞云打了个响指叫了好几箱酒,水晶桌上除了杯子就是酒,阵仗特别吓人

他把我的酒杯倒满,淡淡道:“喝完

” 江辞云的态度不像之前那么客气,我皱着眉头,晕晕乎乎说:“不喝成吗?” “恐怕不行

”明明只四个字,但威力很惊人

他拿起酒杯喝了口酒:“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点,我江辞云的点就是讨厌别人用楚楚可怜来骗取同情

挺可惜的,你瘸着腿也要来酒吧疯,似乎没钓到合适的凯子

” 我一听,心里直泛堵

即便是经历了那样一段惨痛的婚姻,很多时候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可怜的人

不喜欢被同情和怜悯的感觉,那样会真真切切地提醒我弱者的位置是什么

而江辞云却说我在用楚楚可怜来伪装自己,他同样触到了我不能忍受的点

懒得再说话,酒干脆一口闷了

黑啤的味道和普通啤酒的味道差别很大,有点难喝

我瘦骨嶙峋的手将酒杯反过来,意思挺明白的,可手还没来得及抽回来就被江辞云狠狠握住,那种蛮横的力道和之前他在陆励面前演戏时搂着我的感觉完全不同

他迷惑到令人恍惚的笑弧慢慢勾起,带点寡淡的邪性:“你可能弄错了,这张桌上规矩我定

” 江辞云不动声色的把反过来的酒杯重新摆好,倒进去的酒很快和杯口持平

我皱着眉头,瞥了眼正在划拳的沈茵,一时不知该怎么处理眼下的死局

江辞云见我迟迟没有动静,声音来得缓慢,磁性,一点喜怒都漏不出来:“既然你一点面子都不肯给,看来我得拖人和陆励解释解释今晚的闹剧

” 我紧张地抓住江辞云的大手,熏着醉意说:“别,别说

” 他依旧神鬼不惊:“我凭什么为你撒谎?你告诉我

” 我没说话,低头看了眼再度被斟满的酒杯,拿起,凑到嘴边,又一次全数倒进了嘴里

江辞云淡淡地说:“自己倒,喝完这些就可以走

” 沈茵拿起桌上不属于自己的烟盒,胡乱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只是她醉得连香烟的海绵端和烟丝端都已分不清楚,倒着的香烟点燃后糊味儿浓得很,她还依旧奋力吸着

严谨趁机抱住了她:“今儿咱都喝高兴了,不醉不归

” 沈茵晃了晃脑袋,反过来搂住严靳:“对,谁要是先走谁就是……就他妈王八养的

嗝,小颖啊,你身边的帅哥长的真俊,记得要物尽其用啊

” 沈茵的醉话让我一下就卑微成了地上的泥,就是有嘴也已百口莫辩了

这一晚我算不清喝了多少,也不知疯到了什么地步,自身难保到无法再顾及沈茵

天在转,地在转,酒杯在转,江辞云的脸也在转

喝得昏头转向时,我一把扯住他的衣领,眯着眼说:“江,江辞云

你灌我酒,是不是想睡我?”说完眼睛就没来由的湿了:“好啊,带我走

我很久……很久没碰过男人了

” 江辞云的表情我根本看不清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一边倒,有条手臂来的及时,可这个怀抱没有半点温度完全是冷的,冷得人直打哆嗦

胃里一阵升腾,积压的液体像喷泉一样全部对着一个人喷了出来

再之后,意识断断续续的,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人抱起,又隐约被丢进车里

一句带有命令口吻的:“开车

”成了我彻底丧失理智前最后听见的声音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