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戒色吧飞翔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2 21:00:39

戒色吧飞翔

攻略:如何在京城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道路

1 赵公路,不是路零京城里有很多路却没有名,后来洋大人进了北京城,路也就像人那样有了自己的名了

可是北京城方圆那么大,大街小巷又加数不清的胡同,以前就算有个诨名,但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洋大人再有本事,也不能给北京城的所有路起了名吧,就算洋大人有那份公益之心,中国老百姓也不答应啊

诸位想想,你前脚出门,来个轿夫问:“爷,上哪儿去?”你回一句:“爷上维多利亚大道250号去!”这听着不变扭吗?那洋大人就不能给路起个中国名吗?叫个什么阿猫阿狗路也成啊?开什么玩笑,你想让进了北京城的洋大人给路起个中国名,那洋大人不是白进北京城了吗?那就非得要给路安个名吗?几百年来路也没名,北京城的爷们不也活得好好的?这不是洋大人们进了北京城,朝廷得与国际接轨了啊,再说这不也是方便老百姓生活吗?啥?方便老百姓?对!方便老百姓!朝廷很是重视给路起名字这事,毕竟被洋大人收拾几顿后,朝廷便知道洋大人喜欢干的事准错不了

朝廷把这任务给了工部,工部又交给了顺天府尹衙门了,顺天府尹衙门下面也没有专门的城建机构,最后安排给了散落在城里的各个巡捕衙门,毕竟巡捕衙门算地面上的地头蛇,对各自管辖的一带熟悉,既然熟悉路况,那给路安个名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

任务安排下来,巡捕衙门花了一天收集各辖区的路况,花了一个月时间拟定道路命名费,为什么拟个报销费就得花一个月之久呢?有那么多花钱的去处吗?衙门的爷说了,爷跑腿看路得要钱吧,爷跑腿跑累了喝碗茶要钱吧,爷跑完腿给路起个名费点脑筋是不是也要钱,爷是不是还要学学洋大人给路立个路牌是不是也要花钱,这花钱的去处可大了!一听,还真是那么有道理!钱终于拨了下来,衙门的爷们花了一盏茶的功夫给路起个名,最后在路口张个告示告诉老百姓们从今儿起,这路就要叫这名了

一故事发生在给路起了名后的大约五六七八年的西城根巡捕衙门的地面上

一天,西城根巡捕衙门的巡捕门提着鸟笼在大街上例行公事,喝喝茶,收收费,一个衙役突然指着立在路边的一路牌说:“头儿,这怎么立了个‘赵公路’路牌!”头看了一眼,应道:“叫个赵公路怎么了?咋有什么问题?你二狗子不配姓赵也就算了,难不成这路也不配姓赵?”“头儿,不是那意思,我肯定不配当赵家人,这路配不配当赵家人我就不知道了

但只是这一带的路牌是由我负责的,当年由于经费都挪给统领大人过了寿诞,就给这路随便起了个名叫‘葛宇路’,也没钱给这路立牌啊?还有我们巡捕衙门也没钱给立这么好的路牌啊!你看,还是上好的柏树木,狗日的还刻了花边

”“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爷,爷是那种舍得花这么多钱在路牌上的爷吗?”“那头说这事咋办?”“咋办?不知道哪个好人给衙门解了忧,就顺水推舟,我们衙门也不用费心了,何乐而不为?”“头儿,我看这事不是那么简单,里面大有文章可做啊,也不知道是哪个不知深浅的刁民居然干了衙门的差事,这可了得!这是大逆不道啊

这事如果不严惩,刁民们纷纷效仿该如何是好!”“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几分道理,洋大人给路起个名那是看得起咱,这帮刁民还以为自己是洋大人了啊!给我查,给我认真查,给我查出这‘赵公路’是哪个闲着没事干的刁民干的,简直是目无法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我大清好歹也算个法治国家,能纵容这种在天子脚下的不法行径吗?”二三天后,西城根巡捕衙门内

“头儿,查出是谁干的了!”“慢慢说,是谁啊?等等,别急,等爷喝完了这杯刚泡好的茶,这可是内务府陈公公给我的,可不能被这糟心事打扰了,不值当

”……“爷,那个赵公路就是赵公路起的”“啥玩意?路牌自己起的?”“爷,不是那意思!这路牌的就是一个叫赵公路的人用自己的名给起的”“给爷详细说说,这赵公路是哪个葱啊”“回爷的话,这赵公路说来也不算是个白衣,他可是皇家宫廷画院的监生,湖广南漳人,来京城约摸着有两三年了”这头一个激灵从坐着的太师椅上立了起来,贴着耳朵问:“这赵公路背后有没有什么大罗神仙,不会是哪个老爷府上的人吧?”“爷请放一万个心,小的早就把他的底细搞清了,就是他一年上几次怡红院,找哪个小姑娘我都摸得一清二楚,这小子就是个穷书生,在皇家宫廷画院待了这么几年也没正式入选,我看被赶出来也就在这几日了,这是个软柿子我们可以捏捏!”既然这赵公路不是什么太岁头上的土,那就不用担心扯到他背后的大人物了

头儿听了二狗子的话,满脸正义道:“二狗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叫捡软柿子捏捏,我们是京城西城根巡捕衙门,吃着官家的饭,为官家分忧,这赵公路自己违反法纪,怎么能叫我们捡软柿子捏呢”“爷说的对,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那也说下一步我们怎么办?是拿人啊还是拆了路牌啊”“这人要拿,这路牌也要拆,毕竟我们都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嘛,谁让我们大清是个法治国家呢”三三日后,西城根巡捕衙门大堂

巡捕衙门的大堂很少正式升过,毕竟白花花的银子可以解决的事又何必劳烦惊堂木费心呢!今天西城根巡捕衙门破天荒地升了堂是为什么呢?原来巡捕衙门抓了给路私自起名的赵公路后,衙役们本着为嫌犯的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着想,劝他交点银子这事也就结了

可赵公路就是个穷书生,每个月还要赖着宫廷画院的补贴才能存活,哪还有什么钱孝敬各位爷呢?有钱就按有钱的路走,没钱那就得按照没钱的路走

在大清,没钱就是走公开审讯的法治之路了

既然没钱,那赵公路就感受一下大清的惊堂木吧!“堂下跪着的可是湖广籍赵公路啊?”“回大人的话,草民正是赵公路”“你可知道犯了何事,本官才拿你的啊?” “回爷的话,是草民没有白花花的银子,爷才拿的草民” “赵公路,你这是白花花银子的事吗?说起来也算是白花花银子的事,你目无法纪,私自更易道路名称,还私置路牌,有白花花银子搞这破事,就没白花花银子给爷?”“回爷的话,我安置路牌不假,可我并没有更易道路名称啊,这罪名我可承受不起啊!这路本就是个无名之路

小的是看街坊生活不便,这才起了个路名,之所以叫赵公路,都是一帮朋友看我名中带路给起哄的”“混账赵公路!犯法事实摆在眼前还敢不认,还在信口雌黄,这路怎么就是无名之路,这路明明就叫葛宇路,这都是在顺天府尹衙门、工部备了案的,不信你可以去查”“回大人的话,可是朝廷颁发给路命名的旨意也有四五年了,诚如大人所说这是葛宇路,这路上并无路牌啊”“就算没有路牌,那也叫葛宇路,那是在朝廷里备了案的,容不得你们这些刁民在这里指手画脚,没有路牌就可以成为你们这些刁民随意给陆起名的理由了?赵公路啊赵公路,你还是没有弄清你犯事的由头啊?”“还请大人指点一二,草民事犯在哪里了啊”“你一个草民,又无功名在身,怎么能私自给路起名呢?这不是给衙门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吗?衙门没有给葛宇路立路牌那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你知道衙门的难处吗?你知道我们这些衙役的难处吗?你给路起名这不是在打我们西城根巡捕衙门的耳光吗?你让我们西城根巡捕衙门以后怎么在北京城立足?”“大大大人,我就是喝醉了一时起意,并么有想到这么多,还请大人给草民指条明路啊”“赵公路,本官念你也是一时意气,所幸没有对京城的社会秩序造成冲击,所犯的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看在你是初犯,本官给你指条明路吧,你自己花点钱拆了赵公路路牌,给葛宇路立个葛宇路牌吧,你看看如何啊?”“草民愿意!” “那就退堂吧,对了,二狗子!带赵公路去财务处把诉讼手续办一下,把诉讼费给结一下,我们大清是法治国家,也得按法律程序办事嘛”四“头儿,这事就这样算了?什么油水也没捞着啊?”“二狗子,你说说你跟着我也有十几年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开窍

不是说了让赵公路掏腰包给路立牌了吗?我们还是得按照规矩办事”“头儿这是何意啊”“你下去后,就去拟个《葛宇路更换路牌费用申请书》交到顺天府尹衙门,等着领经费吧”“那这笔经费下来了,我们还要去换路牌?”“怎么就跟你这个二傻子说不通呢!不是路牌已经被赵公路立好了吗?还要我们立个什么立”“得勒,小的明白了,头儿的手段真是高!”“哪里是爷手段高,这不都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嘛!二狗子,还有一件事你下去费费心,去查查我们辖区还有哪些路是刁民私自起的,都可以按照赵公路这个模式来嘛!对了,把这个经验在京城巡捕衙门会议上分享给兄弟单位,也让他们捞点油水,毕竟洋大人来了,兄弟们日子过得清苦了些!”“头儿真是宅心仁厚,头儿真是爱民如子!”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