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94se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2 21:00:34

94se

据说地图上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

这站照片还是我去年拍摄于北京西站这里滞留和流浪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他们的老家可能在河南在山西在安徽全椒县北京东城区拘留所就是之前关宋冬野的那个拘留所,也因为其配备了空调、暖气、地暖等原因,被称为东城区大酒店,据说是全北京条件最好的拘留所

可是空调、暖气和地暖,都不开

这是我在胡同酒吧里刚认识的朋友告诉我的,他 12 月刚从那里蹲了几天出来,和我聊了聊里面的算不上特别的故事

朋友所在的拘室有 20 人,里面有一个“大班”,一个“二班”,也就是警匪片里面的拘室大哥和二哥,这两位哥负责管理拘室其他人

他们在拘室的大通铺里睡觉能享受两个单独的床位,且垫五床褥子,能指派其他拘留者夜间值班,或帮他们按摩捏肩

因为基层法治管理的不完善,我们的拘留所及监狱的房间里实行的是类似“囚徒自制制度”,所以这两位哥的特权是被拘留所默许的

谁进去了都得听“大班”和“二班”的话

除了默许的大哥二哥,拘留所还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拘留者自杀,全透明卫生间就是措施之一

这个卫生间在 20 人大拘室里面,落地透明玻璃,拘留者坐在大通铺上能清楚看到里面的一切,包括洗澡和上厕所

“每天的活动之一就是看其他男人在你面前拉屎

”朋友说

洗澡时玻璃墙上结了一层暧昧的水雾,从房间里看过去就是几个朦胧的赤裸男人的浴姿,要是有拘留者留长发,从外面看便和看女人洗澡没什么区别

一个刚来北京的 20 岁小伙子进去了,同房的拘留者问:干嘛进来的?答:发小广告

大家好奇,发小广告不至于严重到进来吧

小伙子答:是包小姐的小广告

朋友说,拘留者们一般是很有正义感的,会连声嘱咐小伙子,那这事儿不能做,出去了要好好找正经工作知道不,不要去发什么包小姐的广告

若说发小广告进去是因为违反治安规定,那也有比这运气还不好,碰上警察钓鱼的

一位哥因为嫖娼进去了,大家问他做没做

这哥一通委屈:“做什么做啊,刚坐在床上谈价钱呢,警察突然就破门进来了

”年底了,各个行政部门都有指标,只能说这个谈价钱哥撞警察指标上了,碰上了一位并没打算和他做,只用当好鱼饵的姑娘,羊肉没吃到,惹了一身骚

有这种没睡到姑娘的人,也有睡了不知多少姑娘的人进来了,因为无证酒驾

朋友说他长得挺帅,北京人,是和他在拘留所里最聊得来的人,与朋友交流了无数遍如何在夜场带姑娘回家

约火包的第一要义是不能自己一个人去,要拉一个和你形象、气质、消费水平大致一样的人一道,因为声色场里最怕尴尬,两个人一起,不论对方是一个姑娘,还是一群姑娘,就都能应付得来

朋友先这位酒驾哥出来,临走前,酒驾哥还给朋友留下了联系方式,约他出去后联系,带朋友一起去找姑娘去起飞

“你们联系了吗?”我问

“没下文了,我还等他带我去找姑娘呢!”朋友说,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自己头上

一般里面的人,就算关系再好,出来后也不会再联系了

但朋友出来后还是联系了其中一个人的女友,向她带句话,他在里面一切平安

让朋友帮忙捎话的哥已经中年,在北京做酒楼生意,前后欠了人一些钱,所以被带进来蹲一个月

这一个月让他挺惋惜的,因为他女儿在美国上学,一年就圣诞节回来一次,今年因为蹲进来了,便见不到女儿了

“他女儿知道吗?”“肯定没告诉啊

但毕竟有一个月这么久,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爸爸联系不上这件事

”朋友说到

朋友因为在里面蹲的时间短,没赶上拘留所的放风活动,剩下的娱乐项目就只有每天七点的集体观看新闻联播,以及新闻联播后的斗地主

拘室里的电视只有一个可以看新闻联播的台,有时候放完新闻联播了会放一些动画片,不斗地主的人就接着看动画片

那段时间放《熊出没》,“十几个大男人坐在小板凳上一起看光头强

”朋友如是形容,而且大家会看得很开心

拘室里生活规律,每天上午和下午拘留者们都要一起静坐两个小时,坐在硬的大通铺上,两个小时不许起身

“太难受了,屁股是真的受不了

”朋友告诉我,这个教育名为反思,但在这两个小时的静坐里,所有人几乎都在骂贡铲挡,怎么骂的都有

进去的还有两个“临时工”,俩工人在今年的北京“天际线”行动中负责拆除市中心的一块招牌

本来两人是用正常的物理打磨的方式把招牌从楼顶摘下来,负责人觉得物理打磨太慢,便让工人用电锯直接锯,没料到招牌连接处还有未断的电线,电锯一上招牌就失火了,引发了一场小规模火灾

负责人和两个工人说,进去里面蹲一周后一人一万块钱,这事就算了了

两个工人进来后并不服气,“蹲这么一周才一万块钱,出去后还要找他要

”工人说

不管原来是什么身份,因为什么行为进去的,良民也好,瘾君子也罢,囚徒感都是可以被训练出来的

朋友告诉我进去的第一件事是脱衣服

“脱了!全部都脱掉!”警察把新来的人首先领到一个空房间,没有暖气,四面墙壁冰冷

“内裤也脱吗?”我问朋友

“脱啊,全部都脱了,眼镜也要脱,因为他们怕你用这个自杀

”朋友说

脱下来的所有衣服、鞋子和私人物品都放在同一个大袋子里交给拘留所保管,浑身赤条条后要换上拘留所的囚衣,橙灰相间,左边胸口处写了“东拘”两个大字

“拘留所发内裤吗?”我接着问

“没内裤穿的,都是挂空挡

”朋友和我形容,冬天穿囚衣是名副其实的“风吹裤裆几把凉”

所有囚衣都是同一个码数,不论高矮胖瘦,是否正人君子,穿上了,一照镜子,就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囚徒

朋友说,从拘留所出来的黑车特别好打,司机一般都对你毕恭毕敬,不敢讨价还价,因为谁都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那时,也真觉得自己是个“混江湖”的大哥

关于囚衣还有一点可说,因为胸口的“拘”字乍一看像“狗”,里面的人便叫这里“东城区狗留所”,他们也就成了一群首都天空下的“东狗”

但只要不姓赵,就没人知道哪天自己会变狗

最后,我们在东二环胡同里碰杯,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那天聊完后我突发奇想,可以做一个“东拘”的囚衣,把“拘”换成“狗”字

说不定在重口味小青年中有点销售市场,曾经进去过的人一个如果看到,也许还会觉得是个风格独特的纪念物件

如果有会点儿服装设计的人,请毫不犹豫联系我

我知道明天才跨年,那我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内容原创转载请联系我知道我更新很慢但万一哪天更好玩的东西了呢~一起玩耍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